“拼一拼”搬到家门口 服务成本成社区团购绕不开的考验

原标题:“拼一拼”搬到家门口 服务成本成社区团购绕不开的考验

行业观察

社区团购成为巨头眼中获取新增长空间和新流量通道的又一赛道。

继电商直播后,社区团购可能是最近互联网行业最热的词汇。京东、拼多多、美团、滴滴、阿里等在内的互联网巨头已经纷纷入局社区团购厮杀。疫情是社区团购风口吹起的助推剂,而疫情之后,越来越多的人培养出了线上购物消费习惯,进一步推动社区团购产业的发展。

艾瑞咨询发布报告称,2019年中国生鲜电商行业市场交易规模达2796.2亿元,较上一年增长36.7%。预计到2023年,生鲜电商市场交易规模将超过8000亿元。

国内互联网巨头,在已有业务板块基本进入到下半场,增量空间越来越小,争夺存量市场所付出的代价越来越高。互联网巨头们目前普遍陷入营收和流量增长焦虑。

因此,社区团购成为巨头眼中获取新增长空间和新流量通道的又一赛道。从目前的各家巨头的操作来看,基本沿用了“老三样”:快速组建全国性地推团队,在各地跑马圈地;通过价格补贴方式,在最短时间内获客,加快市场教育;对竞争对手不仅要抢业务,更要抢人,有报道称某进场较早的社群团购企业,其员工被各大巨头以翻倍薪酬争抢。

不过,社区团购看似火热的背后,仍然存在诸多隐忧。在一二线城市,居民购物其实已经非常方便,无论是大小超市、菜场以及社区周边零售店,都能提供生鲜业务,其服务半径往往也就几公里。除了已有的生鲜电商外,沃尔玛永辉等传统大型超市为了揽客,近年来也推出了“网上点菜、送菜上门”的新服务。对于用户而言,这与社区团购业务服务形态并无太多差别。

这也意味着,许多用户之所以选择社区团购,还是被其目前的低价促销所吸引。然而,补贴效应不可能长久维系。一旦各大巨头后续缩减补贴规模,这部分价格敏感型用户就可能流失。

社区团购的主力军恐怕更多在于大妈们,所提供的生鲜也是半成品或者待加工品,大妈们对于此类生鲜的日常选择比较挑剔,也容易看到生鲜的新鲜程度、外观等,一旦此类指标不达其预期,就可能引发投诉退货。

生鲜品的保质难度大,容易受气候、温度等因素影响,损耗率偏高,这也是之前生鲜电商业务长期亏损的主要原因。对于这一难题,几大巨头采取的策略是货源供应直接由用户附近菜场提供,如此又会产生新的问题:菜场生鲜以平价著称,但运送生鲜的人力等投入必然会抬高社区生鲜成本。

当然,相比于以往的生鲜电商,社区团购采取了拼团模式,试图通过批量团购来降低边际成本,降低到用户手中的终端价格。但相比于之前拼多多的“拼一拼”团购模式,其用户是全国性的,社区团购受限于地域范围以及供货,无法做到如此大的量,价格区间也就无法做到太低。

因此,价格、生鲜菜品质量、服务成本、损耗率等,将成为巨头社区团购业务绕不开的考验。更大的考验是,社区团购模式目前除了促销低价外,其运营模式相比居民传统购买方式、生鲜电商模式并无太多优势,所以,这是否会变成一个伪风口?或许半年或者一年后我们就能得出答案。

□毕舸(财经评论人)

原创文章,作者:Kbet365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shifu.cn/87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